微波倦海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喻黄】霍格沃兹.一段校史 18【HP paro】

夏花苍葬:

- 梗and设定with@味觉KISA
- 昨晚写着写着就秒睡了,起来发现好多都是【jhiwianabwiao想睡】之类的滚键盘……
- 问句题外话,如果接下来写的短篇大部分都是虐 or BE的话有人会想打我吗,风格大概参见刹那永恒那种,请务必回答……【。】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18.

那之后过了将近一周,黄少天仍然处于一种喝了迷情剂一般如梦似幻的飘飘然状态。
喻文州答应了他的告白,还说也喜欢他,还亲了他。
黄少天发现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无时无刻的傻笑,搞得郑轩每天都是一脸压力山大,说恋爱的人都会变蠢果然都是真的。
喻文州倒是泰然自若,在他们可以自由支配的这几天里他仍旧和黄少天像以前一样粘在一起,却已经喜欢去拉着黄少天的手,时不时亲吻对方的脸颊和唇角,乐于看着黄少天的耳根变得通红,话变得比以往还多。

学年的最后一天,黄少天急匆匆的冲下楼梯去大厅,中途碰到喻文州便兴冲冲的扑上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文州文州,今年学院杯是你们拉文克劳的啊恭喜!虽然我们只差一点明年也不会输的!”
喻文州笑了笑,拍拍黄少天的背,“嗯,加油,下去吧不然要迟到了。”
黄少天嘿嘿一笑,勾住喻文州的手指,“走吧。”

大厅已经被装点成了拉文克劳的颜色,深蓝色与白色,中间有一大面旗帜,上面的图案是拉文克劳鹰。
黄少天仰着头看了一眼,被喻文州推着坐到了座位上。没过几分钟叶修就坐在校长座位上用勺子敲了敲金杯,清了清嗓子。
“又过了一年,虽然发生了很多,但是霍格沃兹依旧没变,我很欣慰。所有今年接受了NEWT和OWLs的七年级生和五年级生都辛苦了,希望你们能取得理想的成绩。特别是七年级生,今年就要毕业了,先预祝你们有个好的未来。”
叶修在鸦雀无声中继续说,“关于今年的学院杯,首先恭喜拉文克劳的分数取得第一,不过在我们先来确认一下各个学院的分数。拉文克劳……630分!”
一阵热烈的掌声从拉文克劳长桌传来,黄少天撑着下巴,却也笑容满面。
“第二名,斯莱特林,600分!”
“第三名,格兰芬多,590分!”
黄少天哀怨的望着长桌对面的沙漏,为什么不能多一点,这样正好超过了斯莱特林。
“第四名,赫奇帕奇,460分。”
叶修念完分数,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在颁奖之前,我们还有一点分要加。”

——“给格兰芬多的黄少天同学加上五十分,为他过人的勇气和守护同伴的心。”

一瞬间欢呼声不绝于耳,黄少天茫然的抬起头,有人在用力拍着他的肩膀,大笑着,吹着口哨——
“咦?”
喻文州转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恭喜啊少天。”

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讲台上叶修就抽出了魔杖,“那么这里的装饰也该变一变了,”他一挥魔杖,整个礼堂的装饰变成了金红色,一头格兰芬多雄狮在旗帜上张开了嘴,叶修继续道,“今年的学院杯冠军,格兰芬多!
黄少天跟着他疯狂的同学们一起用力的拍着手,彩带和礼花在上空炸开,期间有不同的人来握他的手,拍他的肩膀,甚至拥抱他。
没人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是这不重要。

唯一知道这事情始末的喻文州微笑着看着他,“那下一年该要努力的是我们了?”
“一起努力!”黄少天笑的很开心,实在忍不住又去抱了喻文州一下,“谢谢你。”

x

转眼他们就已经准备排队上霍格沃兹特快了,黄少天动作快,几乎是立刻拉着喻文州就找到了一个空车厢钻进去,如释重负的歪在了喻文州肩膀上。
“怎么了?”喻文州理理他金棕色的短发,“累了?”
“我就想啊——”黄少天拉长了声音,“今年好长……真的感觉好长。”
喻文州点点头,“嗯,辛苦了。”
“好累啊好想躺一会儿,昨天那群疯子因为学院杯的事硬要闹到半夜才去睡,过分。”
喻文州拍拍自己的膝盖,“躺一会儿?”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时候耳朵又红了,“可以吗?”
喻文州笑眯眯,“少天的话躺多久都可以。”

于是黄少天仰面躺在了喻文州的腿上,在列车的颠簸中调整了一下姿势,顺手就拉起喻文州好看的手指磨蹭把玩,嘴里嘀嘀咕咕了一会儿才放大音量。
“文州……”
“怎么了?”喻文州低头看着他,手指穿插进黄少天的指缝松松扣住。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琥珀色的眸子倒映着阳光,“我就想,我第一次遇到你也是在这个列车上,没准我从那个时候就喜欢你了。”
喻文州被他逗笑了,拇指磨蹭一下他的手背,“一见钟情?”
黄少天害臊的扭过头,“是啦是啦你高兴了?你既然喜欢我你为什么不说?”
喻文州的语气在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变得很软,温和又轻柔,“因为我怕失败。”
“嗯?”黄少天被他这种语气撩的心痒痒的,忍不住又转回来看着喻文州温润的眼睛。
“我怕少天喜欢我的这件事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是我的错觉,如果告白了你不接受……”
黄少天愣了愣,“那你……”
喻文州笑了笑,“我在打赌,如果少天说了喜欢我……那我就怎么都不会放开了。”
“文州,你平时挺聪明的,为什么在这种地方这么笨还钻牛角尖……”黄少天咕哝,却被喻文州俯下身亲了亲嘴唇。
“也许是因为恋爱的人都是傻瓜?”

是,是傻瓜。

黄少天暗暗想着,却被阳光刺痛了眼睛,连忙拿手挡住光线盘算着换个姿势,喻文州就伸出另一只手盖住他的眼睛,“这样好点了吗?”
“嗯,嗯……”黄少天的睫毛扫了扫喻文州的手心,然后闭上了眼,“那我歇会儿……快到站了叫我。”
“嗯。”喻文州扣紧他的另一只手,“好梦。”

评论
热度(191)
  1. 微波倦海夏花苍葬 转载了此文字

© 微波倦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