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倦海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喻黄】勇敢的心 1

云潜:

HPparo,以后会有修伞戏份,注意避雷。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天气晴朗,正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时候。天空是干净的蔚蓝,缀着细碎的白色云朵,阳光透过云间的缝隙倾泻而下。


喻文州坐在院子里的草坪上,腿上摊着一本厚重的书。年幼的男孩心思显然不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上,许久没有翻开下一页,反而时不时地抬头眺望天空,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就当他终于读完一页,手指刚刚触到页边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翅膀拍打的声音,随后“啪”地一声,一个干净而整齐的信封落在了他的脚边。


他慌忙捡起信封,红色的火漆印再熟悉不过,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信件。


信封里是空的。


他茫然地抬起头,伴着一道凉风,又有几只信封从空中落下。他将它们悉数拆开,依旧只得到了几枚空壳。


天空中盘旋着猫头鹰尖利的嘶叫,相同的信封如雪片般从空中洒下。喻文州站了起来,伸手去接,但那些信封像是失去了重量一般,还未落到他的手心便被风轻易地吹开了。他去拾那些落在他身边的,手一碰及却又像被烫到一样立刻将其甩开——太薄了,太轻了。


似乎有一封带着分量的信砸在了他的背上,他转身去捡,动作随即定格在弯腰的那一步。


他看见信封上写的不是他的名字。


一眼望去,地上那些写了收件人的信封,有的写的是他的父母,有的写的是他的邻居,也有的写的是他见了几面的同龄人。更多的是没有字的,在地上越积越多。


他深吸一口气,仰头望向天空。


视野中一片雪白。


 


喻文州猛地惊醒过来。


视野中的一片雪白正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他转过头,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正搁在不远处的写字台上。置于墙边的落地钟时针与分针凑成了一条笔直的线,因为是夏天,外面已经有七分亮了。


但六点就起到底还是有些太早,喻文州合上眼,打算睡个回笼觉,只是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梦和对今后生活的遐想,完全没有睡意,干脆起床去洗漱。


等他用完早餐后,他的父母也起床了。喻先生笑着说难得文州也有这么兴奋的时候,喻文州想说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才提早醒来,但最后还是没有特意去说明。喻太太则拉着他又清点了一遍行李,确认没有缺少任何一样入学通知所附清单上的物品后,才放他去自家院子里自由活动。


喻文州拿着一本《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去了院子里。喻太太是圣芒戈医院的一名药剂师,在自家院子里种了不少药草,且都是较为安全的品种,一方面可以自用,另一方面也让喻文州提前接触一些魔法生物的知识。


他和那些植物一起晒了快三个小时的太阳,十点的时候父母出来喊他出发。他们用了飞路粉,先去了魔法部离国王十字车站最近的入口,之后从地下来到大街上,和其他旅客一样,以再普通不过的方式进入了车站。一路非常顺利,只是到了安检,他们,确切地说是他们前面的人,遇到了点小小的问题。


“不好意思,猫头鹰不能带进车站。”在他们前面进行安检的一家三口被身着制服的车站工作人员拦住了。喻文州朝那边看去,手推车上果然有一个笼子,里面有一只浅褐色的猫头鹰,晃动着脑袋,在一车行李中确实相当引人注目。


“那是我的宠物,我要带他去上学,”一家三口中的男孩跟喻文州差不多高,喻文州打量了他一会儿,心中断定,这个男孩就是他未来的同学,“养猫头鹰作为宠物是很少见,不过他很乖巧,不会伤人,怎么就不能带进车站了呢?”


一旁男孩的母亲跟着补充道:“我们查询过卫生部、司法部以及运输部的网站,没有发现任何法律法规和政策写明猫头鹰不能被带进车站。”


“这位女士,”工作人员仍没有放行的打算,“最近禽流感的疫情比较严重,我们才推出了这项措施,希望你们能配合。”


男孩的母亲还想说什么,被喻先生打断了:“我想您是不是搞错了?这明显只是一个比较逼真的电子玩具啊。”


喻文州瞥见自己的母亲迅速收回了魔杖,可能是角度的关系,正好被手推车挡住,没有被工作人员看到。她朝男孩的父亲眨了眨眼,然后指了指入站的通道,示意他们快走。后者虽然看上去还是有点茫然,但也迅速会意:“抱歉,我家太太比较较真,给您添麻烦了。孩子的玩笑,希望不要在意。”说着他拍了拍妻子的肩,一手推着推车,一手拉上儿子往前走。


“搞什么。”工作人员又看了一眼笼子,这时猫头鹰已经不动了,翅膀与身体之间、头和鸟喙之间有清晰的接缝,显然是个电子动物玩具,嘟囔了一句而没继续追究。


“刚才真是谢谢你们了。”等过了安检,男孩的父亲看见喻文州一家便走过来道谢。


“那也是魔法吗?”男孩不知何时也跟了过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与好奇,“一眨眼就变啦,感觉真厉害。到底是什么原理?是只是看上去样子变了,还是把夜雨声烦弄到了别的地方过了会儿再变回来?能给我再……”


“少天。”男孩父亲赶紧制止了他喋喋不休的提问,有点抱歉地笑了笑,“我和我妻子都不会魔法,他很少见到,比较激动。”


“没关系,”喻先生转头向男孩解释,“只是个小魔法,让人产生了一点幻觉。”


“去霍格沃茨后,就能天天见到啦。”喻太太在一旁补充道。


“真想快点到霍格沃茨——”男孩没有再问喻先生,转向一边和他同龄的喻文州,之前在安检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他,并且发现对方也是如此,“我是黄少天。你也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吧?”


“和你一样,是新生,”喻文州回答,“我叫喻文州。”


 


在喻先生和喻太太的带领下,两家人都顺利地进入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黄太太还感慨了一番——几天前她来这里踩过点,但那会儿站台的魔法还没有开启,她只摸到了一堵墙。她马上打手机给黄先生准备商量转学和起诉“学校”的事情,结果黄先生告诉她,霍格沃茨写给“麻瓜”家长的说明信中明确写清了站台运营时间的注意事项。


喻文州和黄少天来得较早,火车中段还有大把的空车厢,他们随便挑了一个,和父母将行李搬进去。黄先生和黄太太叮嘱了几句,便准备走了。


“爸爸妈妈再见。”黄少天挥挥手,丝毫没有离别的伤感。


“你可真让他们放心。”这时距发车还有十来分钟,黄家父母离开后,喻太太有点惊奇又有点夸赞意味地说道。


“我爸我妈工作忙,就急着先走了,”黄少天不以为意地说着,“之前我上的是寄宿制小学,跟霍格沃茨差不多,每年到假期才会回家,他们都习惯了。”


喻文州等他说完才问道:“小学是什么?”


“哎,你竟然不知道小学?”黄少天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看向喻家三人,“巫师都不上小学吗?那你们上中学之前都在干什么呢?”


“霍格沃茨不是中学,”喻先生纠正道,“我们不区分小学、中学、大学,进霍格沃茨前都在家里学习。”


“那……”他看向喻文州,“这么说来,你是第一次离家吧?”


喻文州点点头。


黄少天十一岁的脸上浮现出不合年纪的严肃表情:“那还真是要适应一段时间。不过没关系,这一点我算是过来人,文州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笑:“谢谢。但这话应该我说才是。”


黄少天这才想起喻文州是个巫师家庭的孩子,而他才是对这个魔法世界几乎毫无所知的人,顿时有些尴尬,耳根红了红。喻太太见状解围道:“没关系,互相学习嘛。接下来这一年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站台上传来列车即将发车的提示,不过,黄少天并没有发现哪儿有广播,他猜是一种类似广播的魔法。喻太太吻了吻儿子的脸颊,又叮嘱了几句:“学校有猫头鹰,记得给家里写信。”


“也可以用我的。”黄少天好心提议。


特快列车启动了,喻文州的父母向他们挥手告别,很快便看不到他们了。列车驶出了车站,外面的景色变成了一栋栋房屋。两个孩子都很兴奋,喻文州的情绪还不太溢于言表,而黄少天没了父母在身边,彻底打开了话匣子。


“我觉得你爸妈好厉害,”出身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两人对对方的家庭和生活都很好奇,很快聊了起来,“不仅会魔法,而且对我们的——呃用你们的话说是‘麻瓜’吧——世界也很了解的样子,我听人说,大多数巫师对麻瓜知道得不多。可我觉得你爸妈不是这样。”


“我爸在魔法部的事故灾害司工作,”看黄少天一脸费解,喻文州赶紧解释,“就是和麻瓜打交道的部门,难免知道的多些。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爸是大学教授,大学你知道吗,就是十八岁以后上的学校,刚才你爸也提到了,我猜你大概知道。我妈是律师,她可忙了,以前假期都经常见不到她。”


他们谈了许多,窗外的景色从城市逐渐转变为了乡村,有绿色的田野,也有蜿蜒的河流。黄少天问喻文州:“那你会不会魔法?你爸妈一定教了你不少吧?”


喻文州顿了顿,才回答:“没有。可能我学得比较慢吧,我妈还担心霍格沃茨不录取我,收到入学通知的时候她比谁都高兴。”


说这话的时候喻文州的眼神有点飘忽,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并不太愿意谈这个话题,赶紧打圆场说:“这也没什么,我从里亨书店——”喻文州纠正了他的小错误,“好吧丽痕书店买了书之后,也试着预习,没什么效果。说来也是,要是不上课,看看书就能学会魔法,那还要学校作什么呢?不过,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听说入学以后要进行分院测试啊?如果大家什么都不会,”黄少天想了想,补充道,“假设大家都跟我们一样什么都不会好了,那准备考什么?怎么考?万一不通过,不会直接把我们退学吧?”这么一说他自己都有些惊慌起来。


“分院帽啊,”喻文州反倒不解了,黄少天虽然是麻瓜出身,可他显然在接到入学通知后,对霍格沃茨和魔法世界做过一点功课,他不觉得他会没听说过分院帽,“戴在头上,它会决定你去哪个学院。”


“没有考试?”在得到了“没有”的答案后,黄少天气呼呼地说了句,“魏老大骗我!”


“老大?”


“哦,我的新生导师,魏琛教授。”新生导师是霍格沃茨指派给麻瓜学生专门做入学指导的老师,不过,黄少天在更早的时候就认识了魏琛,主要是他们住得比较近,黄少天魔法资质刚开始显现的时候,被魏琛看见过。


中午的时候两人从餐车上买了午饭,黄少天还买了不少零食——他本想每种各买一样,但又觉得吃不了那么多,最后采纳了喻文州的建议,只买了几个巧克力蛙和两袋比比多味豆。


“这种豆子真的是什么味道都有的吗?”黄少天拆开包装,对着里面五颜六色的糖果研究起来。


“有的味道普遍一些,有的比较稀少,”喻文州拿起一颗绿色的豆子递给他,“像这种颜色一般是蔬菜,不会有什么怪味。”


黄少天有些犹豫地接了过来,其实他不太喜欢蔬菜,只是新同伴盛情难却。但很快他对自己的心软感到了后悔:“天啊,这什么味道……秋葵?文州你觉得这算没什么怪味?”


列车快到站的时候,有级长过来提醒新生换上长袍。那位级长的胸口有鹰的标志,领带是蓝色。黄少天一边换衣服,一边问喻文州:“刚才那个是拉文克劳的学生?”


“应该是拉文克劳的级长。”


“级长我知道,”黄少天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胸口没有标志,他想等分院后,或许会把学院标志发到学生手里,“说到学院,文州你觉得你会去哪里?”


“我?倒真没有想过太多,我觉得哪里都可以,”喻文州说道,“一定要选的话,拉文克劳吧,听说那里学习的氛围不错。”不过之前在聊家庭的时候他提到过,喻先生毕业于格兰芬多,喻太太毕业于赫奇帕奇,一般来说巫师的子女学院又是随父母的多,所以他还真不好断定自己会进哪个学院。


“我也想去拉文克劳,不过我是因为喜欢蓝色,”黄少天拉了拉自己的长袍,努力让它看起来整齐,“但愿我们能分到一个学院吧。”


他们按照列车里“广播”的声音,把行李留在了车上。喻文州把自己的魔杖塞进了口袋,黄少天见状,急忙去找自己的魔杖。喻文州在门口等他,到他们下车的时候,一群个子不高的新生已经围在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身边。他没有戴帽子,五官清秀,但硬说有什么特点,一下子倒也说不上来。


“新生们请跟我来。”他温和地说,声音不大,却莫名有一种力量。所有人跟着他穿过林间小道,来到黑色的湖边,在他的安排下四个四个地上船。


和喻文州、黄少天坐一起的是两个男孩,一个嘴里说着“压力山大”,另一个则戴着一副眼镜,沉默不语。黄少天想说几句话活跃气氛,并没有得到理想的回应,最后还是跟喻文州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他们终于见到了巨大的城堡建筑群,黄色的灯火在夜里格外亮眼。船开过湖面,开过山洞,最后停泊在一个地下码头旁。学生们小心翼翼地下船后,跟着领队的男人进了城堡。


一进门,年幼的新生们就被开阔的门厅和豪华的大理石楼梯所震慑,本在窃窃私语的也都安静了下来。他们看见右边的门后有光亮传来,还有不轻的说话声,不过男人把他们带到了另一边的小房间里。


等所有人都进了房间,他示意站在最后的喻文州把门合上:“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我是吴雪峰教授。出门就是餐厅,今天会为你们举行开学宴,不过想必你们也已经听说了,在这之前我们要举行分院仪式。”他简要介绍了一下四所学院和学院杯相关的规则,让他们整理自己的着装,一个一个排成单行。黄少天拖着喻文州抢先站在了排头,跟着吴雪峰出了门,进入餐厅。


餐厅中,四个学院的学生们分别围着四张长桌坐着,见新生出现,目光都汇集了过去。有几个学生直接朝弟弟妹妹挥起手来。教授们坐在餐厅一边高台上的主宾席旁,和学生们不同,他们均坐在靠里的一边,给黄少天的感觉像是法庭里的法官。


吴教授拿了一方凳子摆在新生们队列的前方,又往上放了一顶尖顶的破旧巫师帽。


黄少天想,这大概就是分院帽了。像是回应他的想法,分院帽的帽檐裂开了一道口子,随即唱起歌来:


……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


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


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


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


那里的人正直忠诚,


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


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如果你头脑精明,


或许会进智慧的老拉文克劳,


那些睿智博学的人,


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


也许你会进斯莱特林,


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


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


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分院帽唱完歌,行完礼后,分院便开始了。“请叫到名字的人,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进行分院。”吴雪峰说,随即开始对着手中的羊皮纸点名,“李亦辉!”


一个稍显高大的男孩走了过去,戴上帽子不久,便得到了答案:“斯莱特林!”


最右边的桌子响起一片掌声,欢迎今年第一位参与分院的学生加入他们的学院。


几个新生进行分院后,黄少天发现,和标准化的考试不同,每个人进行分院的时间长短根本不一样。之前和他还有喻文州同坐一艘船的两名男生都已经分院完毕,戴眼镜的那位名叫张新杰,几乎是刚戴上帽子便被分去了拉文克劳,而另一位叫郑轩的男孩则是等了许久,表情也是越来越紧张,连黄少天都有些替他“压力山大”的时候才终于将他分到了格兰芬多。


“黄少天!”终于喊到了他,他回头看了喻文州一眼,轻声说了句“一会儿见”,便匆匆朝凳子跑过去。他按前面的新生所做的那样,把帽子放到自己的头顶上,发现原来这帽子比看起来大得多,自己的视野都快被帽檐挡住一半了。


“哦?狮子座?”他听见耳边传来分院帽的声音,还来不及回答一句什么,甚至脑海中还没产生什么想法,就听见分院帽大喊道:“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那桌的学生们朝他热情地欢呼,他放下帽子,朝那桌走了过去,又回头看了眼喻文州——他对四个学院没什么特殊的偏好,进格兰芬多其实也无所谓,只是记得自己还在火车上说喜欢蓝色,要一起进拉文克劳,那这会儿喻文州该怎么办呢?他又想起喻文州的父亲也曾是格兰芬多的学生,有没有可能,喻文州最后也和自己一样来了格兰芬多?


“喻文州!”


喻文州稳步走上前。他戴上帽子,听见了分院帽有些犹疑的声音:“嗯,你……有点难啊……纯血统,又有野心,该去斯莱特林……努力,勤奋,赫奇帕奇也不错……”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所思所想有多少能被分院帽察觉,试探着在心里说:但我比较想去拉文克劳。


“哦?拉文克劳?对,你喜欢读书,”分院帽的声音很小,喻文州甚至怀疑,这个声音不是出现在耳边,而是通过魔法直接响在他的大脑里的,“不过,你现在真的还想去?但我最感兴趣的是,本来你不会在这儿。”


“你能知道?”喻文州猜到了他在说什么,尽管有过心理准备,还是有些吃惊。


“当然,”分院帽的声音里有些小小的得意,“你很勇敢。我不会看错……既然你已经在犹豫,那我来替你拿主意吧——”


分院帽喊道:“格兰芬多!”




TBC.




*心底的勇敢,原文brave at heart,文名出处。


豪爽,原文chivalry,又可指骑士精神:)




发出来主要给自己断个后路。不要问我霍格沃茨为什么有一群中国人,要我写成Shouting Huang,我肯定是拒绝的……


私设无法避免,目前主要是前期喻黄虐不下手,强行无视了番外;以及人物年龄问题。但全职也好HP也好,其它与原著冲突的地方还恳请斧正,谢谢w

评论
热度(682)

© 微波倦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