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倦海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喻黄】勇敢的心 51

云潜:

首章  上章


HPparo,微修伞,注意避雷。






这样的变化,是从一次成功的幻影移形咒,还是从那个效力惊人的缴械咒开始的,已经无从得知。不管怎样,它对喻文州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对于整个格兰芬多来说也是。


喻文州的课业负担因此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他得以投入更多的精力到魁地奇上。


冬天终于过去,他们迎来了春天,也迎来了随着天气转好而恢复的魁地奇训练。


格兰芬多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三,仅比斯莱特林高一点点。队员们却没有情绪低落的,一个个斗志昂扬,大有要在新的一年里报仇雪恨的意思。


这种信心的来源很大一部分是他们终于和好的队长和王牌。


“你们队长之前答应过我,说今年要拿个冠军。我们接下来好好加油,拿了冠军后让队长请客。”第一次训练结束后,黄少天对准备离场的其他队员说,仿佛完全忘了最初提出拿冠军的正是他自己,而喻文州只是简单地附议了。


“现在一口一个队长,”方锐吹了声口哨,“也不知道之前是谁对队长爱理不理的……”


“咳,”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赶紧打断他的调侃,“我们之前是有一点小误会。”


“小?”


“你的队长看过来了。”喻文州终于收完了训练用的球,苏沐橙注意到他似乎被他们的对话给吸引了。她显然是听说了女生之间流传的八卦,特意加重了某两个字。


黄少天立刻闭了嘴,朝喻文州望过去,心虚地眨了眨眼,随即向他的队长丢去一个飞吻。


“压力山大。”郑轩总结道。


训练艰苦,比赛艰难,但他们还是顶着压力逆流而上。每次训练,所有人都准时出席,除了复活节假期后的第一次训练——五年级的击球手迟迟没有出现。


“是去韩教授办公室做就业咨询了吧。”队伍里年级最高的七年级追球手如此推断。他看了一眼喻文州、黄少天、苏沐橙和郑轩,后知后觉地道:“突然发现我们队里我们四年级生真多。”


年级最低的方锐幸灾乐祸地说:“还有半年可以好好放松,你们抓紧。”


“说得好像你永远不会升上五年级备考O.W.Ls似的。”黄少天对他翻了个白眼。


不过就业咨询……黄少天还真没想过自己未来要做什么,而明年这个时候,他就该做出决定了。这么想着,他习惯性地看向喻文州,后者感受到他的视线,问:“怎么了?”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做什么?”


“想过,”喻文州回答,其他人好奇地看了过来,他却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还没想好。”


黄少天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三年级选课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或者,你没想过去做职业的魁地奇球员吗?”


“之前确实想过,不过……”喻文州打趣般地说道,“在这个队里的,应该都想过吧?”


一群人笑了起来。确实,这是不少巫师孩提时期的梦想,但真正将它作为自己未来职业规划的终归还是少数——职业和业余的差距摆在那里,如果他们之中有什么人有做职业球员的资质,他们现在也不必为格兰芬多的排名费劲心力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他们过得紧张而充实,到五月底的时候,积分榜与年初时的已大不相同——除了斯莱特林依旧垫底,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都稳稳压住了之前逆袭升上首位的赫奇帕奇。周泽楷和江波涛的配合虽然到位,但他们的追球手阵容还是弱了一些。


“方明华的女朋友要是他们的追球手,说不定还能和我们一战。”胡说八道似乎是某些格兰芬多男生天生的本领,方锐意有所指地看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眼。


 


这一学年最后一场魁地奇比赛正是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也是决定冠军杯花落谁家的关键。比赛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进行,霍格沃茨的魁地奇球场许久没有迎来过这么多的观众——整个看台变成了两片红色和蓝色的海洋。


苏沐橙不知第几次拢了拢她颜色好看的头发。郑轩神情凝重,却是一句“压力山大”都没有说。连黄少天的话都变少了——这是他高度紧张的表现。


喻文州是看上去最冷静淡定的一个,不紧不慢地换上了球服,并戴上手套。


黄少天也在换衣服,突然停住了动作,倏地抬头,不是很确定地小声问他:“文州你戴的是不是我的手套?”


喻文州紧了紧手指,这才感受到手上这一副的不同:“抱歉,少天,我这就……”


“不用了,”黄少天制止了他脱下手套的意图,“反正我们的是一样的。比赛马上开始了,就不换了吧。”


他们上了场,按规矩和对手握手行礼。


魏琛开始倒数:“三——二——一——”


一声尖利的哨响很快被人群的叫喊声淹没,十四把扫帚腾空而起,所有人立刻到达了自己应该待着的位置。


然而喧闹声却好像离黄少天很远,灌入耳朵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在这片嘈杂的气流声中,他努力地捕捉着与之不同的细微声响。他竖起耳朵,又强迫自己分出点精力去听潘林播报的比分,只因拉文克劳目前在积分榜上领先他们一百七十分,上场前喻文州再三叮嘱:“我们一定要在领先至少三十分的情况下抓到金色飞贼。”


苏沐橙率先为格兰芬多夺下十分,丝毫没有因为对面的追球手中有她的好友楚云秀而手软。格兰芬多院花的这个进球和她本人一样漂亮,看台上立刻爆发出一阵尖叫。


十分、二十分……开场的半小时内,拉文克劳竟然一分未进,而黄少天无暇去观察说是没什么干劲的郑轩是怎么做到把那些进攻一一拦下的。


格兰芬多的追球手这边打得也不容易,拉文克劳的守门员正是做事滴水不漏的张新杰,他们好不容易才把比分拉大到了四十比十——


潘林宣布比分的话音刚落,黄少天“咻”地窜到了场地的中央,解说甚至来不及换一口气:“格兰芬多的黄少天好像看到了金色飞贼!”


比拉文克劳的找球手更快跟上来的,是李轩和吴羽策双双打来的两枚游走球。黄少天眼见黑色的小球就要朝自己撞了过来,一道红色的身影从他身边划过,紧接着是清脆的两记木棒击打铁球的声音。


喻文州雪中送炭般地打开了两个游走球,一个朝拉文克劳的找球手,另一个朝楚云秀飞去。


黄少天来不及扔给他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径直朝前方的金色飞贼追去。张新杰本要将拦下的鬼飞球传给楚云秀,见喻文州干扰,甚至大胆地将鬼飞球朝黄少天的方向抛去——黄少天堪堪避开,鬼飞球被他后方的另一位拉文克劳追球手截下。


他才缓过神来,就看见又一个游走球朝他飞了过来,他不得不再次压低扫把避开,再抬起头时金色飞贼已经离得有一段距离了,而拉文克劳的找球手正在它的边上。


黄少天看见他的对手伸出手,就在要抓住金色飞贼的时候,另一个迅疾的黑影“啪”地撞在了金色的影子上,拉文克劳的找球手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金色飞贼像是受了惊一般迅速下坠——


“格兰芬多队长神乎其神的一记游走球!”潘林对着话筒大吼,毫不吝惜赞美之词。


黄少天条件反射地往更下方的方向飞去,不知道的观众都以为他是迅速地完成了计算——其实并不是,而是凭借一种野兽般的直觉。


他双手都离开了飞天扫帚,毫不犹豫地朝面前那个金色的影子扑了过去。


下一刻他整个人在魁地奇球场的草地上滚了一圈,人摔得不疼,只是青草拂过脸颊的触感一点也不舒服——黄少天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向他的队友、对手和满场的观众举起了他的右手。


金色的小球在他的手中拍打着翅膀。


“一百九十比十分!今年的冠军是——格兰芬多!”


来到黄少天身边的首先是他的队友们,喻文州又是高兴又是担心地捏了捏黄少天的手臂:“少天你还好吗?”


他的王牌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好极了!”


七名队员在人群的簇拥下向领奖台走去,叶修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现场,手里拿着银光闪闪的魁地奇奖杯。等到他们全部站好,校长才颇为郑重地把奖杯递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举起奖杯,朝场内的观众示意,然后微笑着将它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却没有立刻伸手接下。他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在喻文州喊了一声“少天”后才反应过来:“文州!你还记得厄里斯魔镜吗?”


喻文州的眼底闪了闪:“记得。”


“我记得你看见的也是冠军杯,对吧?”黄少天又得意又兴奋,“现在我们的愿望全都实现了,怎么说——像是做梦一样。”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全都实现。”


“不过,这样就……”


他靠近他,沉甸甸的分量落到了黄少天的手里,而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格兰芬多王牌的眉间。


“……实现了。”喻文州说。


黄少天只觉得耳边“嗡”地一响,其他人的起哄声都听不见了。他用另一只空着的手一把揽过喻文州的脖子,在喻文州一开始有些惊异随后又变得温柔的眼神中狠狠吻上了他的嘴唇。 




TBC.






_(:3」∠)__(:3」∠)__(:3」∠)_这个paro的初心终于达成了

评论
热度(225)
  1. 微波倦海云潜 转载了此文字

© 微波倦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