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倦海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喻黄】勇敢的心 17

云潜:

HPparo,隐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喻文州并没有遵守他们的约定,因为这次圣诞节假期他准备回家,就没法监督黄少天一起看书了。黄少天对此一点也不介意,他的父母今年也难得地都留出了假期,三口之家终于有机会聚在一起。


黄少天接到父母确定有假期的回信较晚,离圣诞节假期只剩两天了。之前他先提交了留校的表格,现在要更改决定,只好硬着头皮去找韩文清。韩文清倒是很干脆地收了黄少天的离校登记表,黄少天很快就从教授办公室里出来,准备去找喻文州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喻文州练习魔咒的空教室,一直是固定的一个。黄少天找到那间教室,直接推门而入:“文州!韩——”


“……要回去。”教室里的不是喻文州,而是苏沐橙,似乎在念着什么,听到声响便停了下来,看到黄少天打招呼道,“黄少,你找喻文州?他去旁边教室了。”


“哦哦,好,”黄少天看见苏沐橙桌上摊着一本教科书,“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了。”


“没事没事。”


黄少天依苏沐橙所言来到旁边的教室,果然见到了喻文州:“嘿,上次我说过你要有危机感吧,看,现在连教室都被她抢走了。”


“苏沐橙还在?”喻文州不跟他计较,停下了练习问,“她一个人?”


“对啊,”黄少天应声答道,“你有事找她?”


“也不算有事……”喻文州思考了一秒,决定还是要告诉黄少天,“少天,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事啊搞这么严肃……”黄少天忽然想到了什么,神秘兮兮地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教室门在他进来时就好好关上了,然后一屁股坐到喻文州边上,凑到他面前,“快说快说。”


“我观察苏沐橙很久了,”喻文州想着还是先从事实说起比较合适,“她这段时间,一直一个人自习。”


“哦,你观察她很久了,”黄少天意味深长地说,“你从来没跟我说过。”


喻文州有点无奈地说:“我是怕吓到你……”


“我确实被吓到了,”黄少天摊了摊手,“这么说虽然不太好,但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专注学习的人,不会跟方明华他们一样。不过,是苏沐橙的话我能理解,她很漂亮,成绩又好,我觉得你确实会喜欢她那种女孩子……”


“喜欢?”喻文州重复了一遍黄少天的用词,反应过来想解释什么,又被黄少天抢先说道:“文州你不要怕,既然是格兰芬多,那就应该勇敢地去告白——”


“少天,”喻文州只好打断他,“我没有喜欢苏沐橙。你误会了。”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儿,对方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一本正经,也没有一些男孩提起心仪之人时害羞腼腆的样子。他想真是自己搞错了,一下子有点尴尬:“……你不喜欢她,那观察她干嘛?”


“有一次我正好路过,听见她在教室里和一个人说话,”喻文州娓娓道来,“你还记得开学宴那天,我们在公共休息室门口听见的口令吗……我很确定,就是那个声音。”


“哦,记得,”被喻文州这么一说,黄少天也想起来了,“所以到底是谁呢?”


“我也很好奇,就往里面看了一眼。结果,教室里只有苏沐橙一个人。”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难怪你说怕吓到我啊。确实有点吓人,听上去跟麻瓜世界的恐怖故事似的。你有没有听到他们在聊什么?”


“就是课程上的一些东西,”喻文州一边回忆一边说,“我听见他说‘水仙根粉末和艾草加在一起能配置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


“……你居然还记得具体说了什么,”黄少天十分佩服自己这位室友对于知识的记忆力,“不过听起来有点耳熟。”


“上周魔药课林教授讲过。”喻文州提醒他。


黄少天猛地拍了一下大腿:“上周魔药课!我想起来了,苏沐橙还回答了这个问题对不对!原来如此,难怪这学期她突然知道得特别多,其实是有一个我们看不见的人在帮她补课?”


“算是吧,”喻文州说,“奇怪的是,我上次问过她是不是在跟谁说话,她回答说没有,就她一个人。”


“这是有点奇怪啊,”黄少天思索起来,“承认有人帮忙补课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喻文州听了黄少天的话,忽然想起几个同学转述给他的话:“那为什么你之前说‘文州魔法史还没我好呢,别说得好像我分数高,都是抄他的好吗’?”


黄少天愣了一秒,看见喻文州的表情便知道有同学“出卖”了他,马上诚恳地说道:“……我是被他们逼急了才这么说的,文州你不会介意的对吧?再说谁不知道我笔试分数高有你的功劳啊,我不承认有用么……好吧,她会不会是不想像我一样,总被其他人那样说,才跟你说自己是一个人?”


喻文州并不会真的介意黄少天说那样的话,很快跟着黄少天回到了原先的话题:“但这样也解释不了,那天晚上,苏沐橙不在,我们也没见到那个人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


“跟补课什么的无关,那个人不能被人看见,”喻文州说出了自己的结论,“我猜他很可能不是霍格沃茨的学生或老师。如果是真的就太危险了。”


 


于是黄少天在同一天里第二次进了韩文清的办公室。


事情的来龙去脉主要是喻文州说的,一来他比较稳重,一向更被教授们信任,二来要是由黄少天说的话,等讲完可能就得到晚上了。韩文清听完,表示了解了这个情况,剩下只说了霍格沃茨很安全,如果有什么危险,教授们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让他们两人不要太担心。


“我就说没什么的,苏沐橙又不是傻,真危险她不会立刻就逃吗,”黄少天出来以后对喻文州说,又开玩笑道,“你这么担心她,我真要怀疑你喜欢上她了。”


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对于他的调侃有些无力:“我是担心你啊……要不是正好是那天晚上那个声音,我也不想管这么多。”


“担心我?”黄少天睁大了眼,“那天你也在,你怎么不担心你自己?”


喻文州想了想,忍住笑意:“怕得发抖的又不是我。”


 


圣诞节既短暂又漫长,短暂的是与家人一起共度、不用上课写作业的假期,漫长的是有挺长一段时间不能和朋友在一起的空窗。开学之后,终于能见到想念许久的朋友,但随之而来的是忙碌的课业。


秋季学期时,喻文州还不时会和黄少天以及一些相熟的同学,比如郑轩,一起去打魁地奇,用黄少天的话来说,为明年的选拔做准备。


对于郑轩会积极玩魁地奇,黄少天一开始是很惊讶的,倒是喻文州不算太意外。一年级开学第一天,喻文州和郑轩被分到一个寝室,郑轩在倒头就睡前,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先把他最喜欢的魁地奇球队的海报贴到了墙上——他对魁地奇的热情可见一斑了。


此外,圣诞节之前,喻文州没有落下任何一场魁地奇比赛。每次他都带着黄少天送他的自动喷墨羽毛笔和一叠羊皮纸去观战,加上一年级记录的那些,快跟去年魔法史的作业加起来差不多厚了。


黄少天这次圣诞节送了喻文州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和一盒水笔,都是麻瓜世界的物品:“我还是觉得,这些用起来比羽毛笔和羊皮纸方便。这么多应该够你用到暑假了。”


不过到目前,喻文州还没机会使用黄少天的圣诞礼物。节后,他和黄少天说,魁地奇的练习他暂时不去了,周末的比赛也只打算去观看格兰芬多参与的场次,剩下的时间他要练习魔咒。


“你最近课堂进度不是都还跟得上吗?”黄少天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虽然他没亲身体验过,但他也知道,每次最后一个或者最后第二个才学会魔咒,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事。


“总想学得快一点。”果不其然,喻文州如此说。


喻文州大多数课余时间泡在了教室,让黄少天感觉像是回到了一年前的时候。有天喻文州不在寝室的时候,黄少天发现,两人共用的墙上的挂历上,不久后有一天被红色圈了出来。


黄少天记得喻文州的生日是二月十日,还在下个月,不是日历上圈出来的那一天。到底这个日子有什么特别的?他想了半天,有些不太明白。


于是喻文州晚上回来后,黄少天问他:“日历上那个红圈是你画的吧?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是我画的,”喻文州说,“也不算特殊的日子吧,就是有点事要做。”


“哎,什么事,说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黄少天一下子上来了兴致,“千万别告诉我是你爸妈生日什么的,虽然我挺喜欢他们,但这也太没意思了。”


“还有几天,你忍忍,到时候就知道了。”喻文州眨了眨眼。


喻文州不想说的事,黄少天多问几遍也难问出来。他便信了喻文州的话,带着点看好戏的心情等到了那一天。


而那一天,喻文州确实给了黄少天一个惊喜,或者说,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吓。


他对几个斯莱特林的二年级学生申请了决斗。




TBC.




食个言,回来赶了赶。


苏沐橙,一个心累的girl。受校长、哥哥、同学影响,点满了光属性抵抗等级。作为一个枪系,却时不时中枪,虐die。

评论
热度(209)
  1. 微波倦海云潜 转载了此文字

© 微波倦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