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倦海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宋奇英/韩张/霸图全员】进队后未成年的种种一血

南霓弯:

小宋为主线,附带韩张,霸图全员,至于其他CP,你们能看出来就算,看不出来就不算!错别字有!但是来不及弄了,本来这篇是手机上写了一半的霸图日文。


本猥琐大爷要来一句:小宋宝贝儿生日快乐


关于《要抱抱》《带枪出巡》《我是你的谁》这三首歌,如果没听过的朋友可以去听听,当然一定要戴耳机!!!








1.第一次正式进战队




宋奇英要正式加入霸图前一段时间非常紧张,经过了正副队多次来训练营指导和测评的洗刷也好不到那里去,以至于在提着行李进到霸图主楼时仍然有些惶惶。


当日,宋小朋友比预计时间稍早到了接待室,之后便看见副队带着他的小前辈秦牧云过来帮着他搬行李一同去了新寝室。


宋小朋友非常礼貌的答谢了副队和小前辈之后便撸起袖子着手打扫寝室卫生,等着快到午餐时间才规整出个样子,浅灰色卧具在床,黑色的一套办公用品在桌面,桌旁是备着挂队服的衣杆,满意点头之后跨出阳台的宋同学发现阳台上的景观和他想的不大一样。


左边是张佳乐前辈的阳台,上面晒着的是一张雪白描着黑线大熊的被套和一个带熊耳的枕头,再眺去是林敬言前辈的阳台居然挂着香槟色重磅蚕丝的床单,。


宋小朋友再一转头看着右边副队的阳台,还好亚麻棉浅驼色的床单,只这松下的一口气还没出完便见着隔着副队阳台后的另一个阳台上晒着老大一床欧式提花被套和两个同花色枕套,心中只得叹息队长的生活品味真是不可貌相。


 


今日刚来,所以宋小朋友不需要洗被子,看着午饭还有半小时便去对面找他的小前辈秦牧云,秦小前辈开门接客就让小宋坐床。


“前辈,你喜欢美队?”


“叫什么前辈,要叫哥,我的美队床单好不好看?”


“好看!”


“有眼光,走,带你去看看你小飞哥的寝室。”


 


宋小朋友并没有打算是在这个刚来的日子窜门,但是秦小前辈热情邀请也不好拒绝便跟着去了。敲开门一瞬,秦小前辈便推着小白前辈进了卧室,一边推一边嚷着让宋奇英观看白言飞的床上四件套,那一床带蕾丝和蝴蝶结的公主被子,粉得宋小朋友睁不开眼。


“小宋,你小飞哥的爱好是不是很好?”秦牧云抱着尔康般折腾的白言飞问宋奇英。


宋奇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听见他的小白前辈嚷嚷:“下次我要是PK输给你,让你穿一个月的蕾丝吊带袜并且拍照上微博!”


宋小朋友深吸口气想着总算队里都是正经人。






 


2.第一次去战队食堂吃饭




宋小朋友来战队的第一顿饭是被秦牧云抓走作伴,虽然有人作伴但宋奇英仍然不适应,因为食堂所见的每一个人都该打招呼。


张佳乐前辈和林敬言前辈同桌胡侃,副队单坐一桌专心吃菜,队长和经理又在另一桌一面吃一面聊些无关紧要的话,他们这边坐的便是小宋同学和小秦前辈、以及小飞哥和郑乘风前辈。


 


“小宋,你觉得是五期的衣品好还是四期的衣品好?”白言飞吃到一半问。


“衣品?”宋奇英半阵才明白白言飞说的是什么意思,“大家的衣品都很好。”


郑乘风一拍白言飞的肩道:“听副队说了之后我也觉得是四期的衣品好些。”


“为什么?”白言飞不服。


秦牧云吭了吭嗓子说:“就算你们五期有周大帅哥这种时尚领军人物,什么吴羽策、宋晓和方锐穿衣也花哨敢搭,但你瞅瞅人四期的前辈,什么风格的都有还都不俗。”


秦牧云放下筷子仔细掰着手指:“你看楚姐是那种媚感和霸气共存的御姐,苏姐是个直男斩,喻队脸暖衣不暖敢穿一身白或者什么花领带格子领结典型一个装男人,再看少天前辈什么暖黄色毛衣花色毛衣以及卡通卫衣往身上一套再自拍发微博,小粉丝全嚷着要去买同款,再说肖队典型的韩剧男二号标配,比裴勇俊还权相佑。”


郑乘风打断:“人裴勇俊是男一号,你一小年轻只看过照片又没看过那电视剧。”


秦牧云不理会,继续说:“咱副队就不说了,身板直气质好,再简单的大衣套上都是总裁范儿禁欲系,人家四期前辈买衣服是还可以发他们那群里头让大伙挑挑选选再配一下,有两个美女把着关呢!你们那群周泽楷能挑得过来?”


“小宋,你觉得呢?”白言飞不死心问,还指了指自己。


“我觉得四期前辈们的风格要多一些。”宋奇英非常正经回答,“不过,白言飞前辈的衣服穿得都挺好。”


“就是嘛,乐哥和林前辈都同意副队的说法。”秦牧云再次笃定。


白言飞死倔说:“我觉得是副队口才比我好,你们才认同他。”


宋小朋友回去之后开始偶尔学着挑衣服,不过开始老选的衣服有些老成,因为受副队影响太深。






后来霸图食堂吃饭的格局有了些改变,韩队仍旧和经理一桌或者偶尔在林敬言和张佳乐那桌,宋奇英跟着副队一桌食不言,白言飞和秦牧云以及郑乘风仍旧每天抖出新鲜话题来互埋汰。


 






3.第一次进霸图训练室




宋奇英第一次来到霸图训练室时的第一分钟觉得氛围非常好,积极紧张严肃以及未正式训练前队友们的偶尔活泼,但是这种感觉在看到各位前辈的保温水壶时有点破碎,桌面上一溜的H牌儿童保温杯。


张佳乐前辈的是兔子,林敬言前辈的是鼹鼠,白言飞前辈是长颈鹿而小秦前辈的是戴熊猫,郑乘风前辈的是那只粉色的猪,副队的是黑脸绵羊而队长毫无例外的用着同款红绿配的狮子。


正在破碎时,副队拿着一只小老虎的保温杯过来递到宋奇英手上:“季冷前辈的母亲做代购,所以我买了一套回来送大家,保温很好还干净卫生。”


宋小朋友破碎的心忽然就被胶水粘好了,甚至出门旅游还带着平时训练用的小水壶。




之后宋小朋友捧着小水壶训练,休息时他发现一个问题,除了正副队的队服非常合身,其他的队友队服有些偏长。


林敬言前辈在小宋遇到疑惑时总会挺身而出,解惑曰:“因为队长和副队的队服是手洗,我们的全是扔洗衣机。”


小宋从此以后养成手洗T恤的习惯。








 


4.第一次接受采访




宋奇英第一次接受采访前也有些惴惴不安,虽然那只是杂志采访并非是现场。张佳乐前辈看着有些苦脸的宋小朋友便告诉他没关系,这种采访有采访提纲可以先拿出来让有经验的前辈帮忙看看,而且战队经理会把关最后的回答内容,于是小宋同学带着采访提纲直接去找副队,如此毫不犹豫的选择让那为宋小朋友积极请战的乐乐哥有些失落。


 


等小宋近乎完美的采访内容发布在《电竞之家》后,休息室里的闲聊必是没有放过这个话题。


张佳乐前辈:“哟,小宋以前还是学民族舞的,看不出来还会大提琴。”


“这个不是家长都会让学吗?”


张佳乐前辈:“也是,我小时候就学了两年吹唢呐,吹得最好的是《山丹丹花开红艳艳》,我的唢呐老师现在已经是老家的民俗艺术家了,老林你呢?”


林敬言前辈:“我小时候吧就跟着姥爷练书法,后来被我妈拖去学巴扬琴,高中那会儿能边奏边唱《喀秋莎》,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


张佳乐前辈:“可以啊老林,那你几个学过些什么?”


白言飞前辈:“我小学那会儿学了小提琴,可累了,我这手臂力量大概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


小秦前辈:“是啊,我那时候什么钢琴、绘画、围棋都要学,就没一个周末停过。”


宋奇英想知道副队学过什么便壮胆问:“副队,你小时候应该学过一些才艺吧?”


张副队非常淡然道:“嗯,我高一之前学了八年的拉丁舞,跳得最好的是伦巴,那时候我也还没近视。”


小宋听着林前辈冲着张佳乐前辈低声嘀咕:“怪不得身板那么直腰还细。”


张佳乐前辈超小声说:“你声音可以再大一点给韩队听见。”


林敬言前辈大声说:“韩队,你上学那会儿学过什么才艺没有?”


韩队转头戾眼回他们:“被我妈逼着学了三年古筝,还好后面我把琴送我表妹,只是挨了一顿打。”


休息室所有人都不敢笑,只听见副队一个人的“咯咯”声:“我能想着大漠孤烟扛着古筝就往君莫笑身上砸过去。”






 


5.后第一次看比赛转播




宋奇英来战队之后第一次看比赛转播是被秦小前辈拖去坐在训练室的大屏幕前,等着两位解说员在赛前闲聊时,宋小朋友发现正副队长没来。


宋小朋友问小秦前辈:“队长和副队呢?”


小秦前辈把着小宋同学的肩:“寝室单独看,你难道也想听副队现场解说?”


“嗯!”宋奇英点头,“你们不想听吗?”


小白前辈非常诚恳地说:“反正第二天副队会重新再讲一次重点,你好好在这里看,偶尔能听见乐哥和林前辈的相声解说,挺不错的。”


宋奇英小朋友十分期待能和韩队和副队一起看比赛的表情完完全全展露在脸上,于是林敬言前辈特别贴心地说:“没事儿,你搬个小板凳去队长屋里去听吧。”


话音刚落,宋奇英小朋友扛着塑料凳就奔走了。


张佳乐前辈在训练室里吐槽:“老林心太黑,不愧是个耍流氓的,未成年的心多憔悴你还把他往火坑里推。”


“我们应该利用小宋同志未成年掩护身份让他打入韩队的卧室。”林前辈按开保温水杯的盖子喝起了果珍。


 


宋奇英高高兴兴搬着板凳就去敲门,副队开门问了缘由虽有些诧异但还是请他进来坐。


宋小朋友非常高兴,看着队长的寝室稍大还分里外间,通往里间的门缝里能看见之前阳台上晾的提花被单。长条桌前两张电竞椅,桌上一个显示器,旁边是副队的笔记本,还有些文件筐和几个相框。


张副队给宋奇英指了一个两电竞椅中间稍靠后的点,宋小朋友就把板凳放在那个点坐好对着屏幕,队长给桌面上水晶喇叭对杯里倒上杏仁茶,又把剩下的茶水往宋奇英手上的水壶里灌,刚灌好屏幕里的画面就切换到选手屏幕。


队长和副队为了给小宋同学留空都是三十五度斜角对着屏幕,实则比赛过程中副队一直在做笔记,只偶尔队长和副队稍作讨论,然后宋小朋友就抱着水壶伸长脖子想看本子上写的东西,如此过了一段时间副队好似开始顾着宋小朋友同学,偶尔也会说一些详细的见解。


宋小朋友在心满意足看完一场比赛后,便被队长揉着脑袋横声嘱咐:“别太高兴,下次副队会提问。”


 


而下次看比赛,张副队果然向奇英开始提问,只是最开始副队就趁着队长去厕所的空添了一句:“别紧张,我问的你答错了没关系,队长也不会拿你怎么样。”


宋小朋友泄气小声:“上次我失误他就凶我来着。”


“这次我在这儿。”副队冲宋小朋友笑,“不过上次那个失误是不应该。”


 


于是宋奇英同志光荣地在队长一次又一次瞪眼以及副队一次又一次耐心更正下成长,后来那个小板凳就固定放在了队长的寝室。








6.第一次进选手群


小宋进群的时候热闹程度远超于卢瀚文,因为他属于可调戏年龄,而小卢同学太小了些,于是群里面充斥着各种“爆自拍”、“爆果照”、“爆床照”的声音,每个前辈都要来调戏一下,以至于他一个个打招呼都忙不赢。


君莫笑:这小拳法家比老韩可爱多了。


大漠孤烟:哼。


长河落日:叶修前辈好。


君莫笑:你看多有礼貌,是老韩亲生的吗?张新杰亲生的吧?


夜雨神烦:(/捶桌笑)人家也才十七岁不要老欺负人家好吗,先来和哥PKPKPK。


长河落日:谢谢黄少天前辈,我去问问副队能不能允许私下PK。


君莫笑:你看吧,我就说张新杰亲生的。


百花缭乱:别欺负我们小朋友不会猥琐!


冷暗雷:有点下限!


君莫笑:猥琐?比得过老林和方锐?小宋快来和猥琐大师方锐大大打一场,哥给你指点指点。


海无量:来嘛,宝贝儿。


大漠孤烟:谁要你指点!滚!


君莫笑:哥指点一场钱都换不来的,你们还嫌弃。


宋小朋友在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收到石不转的私信:“没事,怼他,怼不过还有我。”


于是,小宋同学仍旧怼不出来,于是石不转上线说:奇英不好意思刺激叶前辈,偷偷给我说他就是嫌弃。






 


7.第一次和队员出游




宋奇英第一次和队员周末出行是秋游崂山,秦牧云告诉他:“千万别往林前辈的手机前面凑,要拍照传回给爸妈看最好找副队给你拍。”


宋奇英不懂只点头,实际上拍照的时候也顾不上选谁来照,晚上回了住处宋奇英小朋友开始检查照片,果然每位前辈拍照各有特点。


副队拍的照片是三分法,对角线构图,有景有人,而且人看着比较正常,再看队长拍的几张也不错,就是人老是在中间必然是全身,张佳乐前辈帮着拍的比较活泼一点,特别是张佳乐前辈回传的自拍就更是如此,什么咧嘴眨眼起跳大笑,再看林敬言前辈拍下的照片其实……可以说非常好,不重复且别超有艺术感,于是宋小朋友开始纳闷秦小前辈的话。


宋小朋友继续沉醉在各类自拍他拍以及合拍照片中的时候,霸图的微信群里就开始出现了他的各类表情包,什么啃玉米棒子露牙图,上阶梯时满脸红润身无可恋的图,还有喝水时噘嘴的图,有些还给上了小红脸蛋,再看发图人他就知道为什么小秦前辈提醒他要防着林前辈。


 


方伯伯:小兔崽子,怎么网上到处都是你的表情包。


孙妈妈:平平啊,你呢照片咋个拍呢时候都笑成这个样子,咯是故意发这种来,笑得门牙都出来了,太曹耐了。


张嬢嬢:娃儿,你这些照片咋人都在正中?下次妈妈给你拍,看给我好好的小伙子拍得呆呆板板的。


韩母:谁说我儿子像黑社会,这些照片哪一张不好看。






 


8.宋奇英第一次和队友去跨年




宋小朋友以为副队不会参与熬夜的娱乐项目,没想到副队带着洗漱包出的门,于是他也去学着背了牙刷牙膏毛巾。


这次跨年聚会除了战队的队友还有工会管理以及技术部的一些前辈。一行人开着一溜的黑颜色车去了霸图老板旗下的一家KTV家庭轰趴馆,主厨的是副队和林前辈,打下手的是蒋会长,白言飞和秦牧云非常自觉地拿起了台球杆,张佳乐前辈首先来了一首开嗓的《王妃》,郑乘风前辈忙着拿摇铃,队长则是去外间选酒水。


令送小朋友有些诧异的是,各位前辈绝不是传言中那么老沉做派不懂娱乐和生活,比如林敬言前辈不光会做市面上最流行的烧烤串,而且选的开嗓曲目是《滑板鞋》,还是一首拿着肉串一手拿着话筒唱,当然一边唱还会一边拿脚“摩擦”。


林前辈的烤串偿熟人形机是自己,而副队的偿味人形机是队长,吵吵嚷嚷做了一个小时的饭之后才开始围桌吃起来,众人吃得皆欢快而林前辈比较苦逼的是他不光要一个劲地烤,还没人顾他吃,于是好心的宋小朋友就一边自己吃一边喂林前辈吃。


吃吃喝喝到七八点结束,唱歌和玩游戏的人互相轮换着来,宋小朋友还坐在沙发上观察先去玩什么的时候就不可置信地听韩队唱了一首《吻得太逼真》,接下来是秦牧云炫了一首《你是风儿我是沙》而白言飞嗨了一首《老司机带带我》。


张副队想邀人和他玩加减乘除二十四,于是宋小朋友放弃了骰子游戏和台球去和副队比算数能力,其他队员表示一年的最后一天还要这样动脑子的都不是正常人。


后来小宋同学常输便有点玩疲了,副队见那样子就鼓励说如果宋小朋友赢了就给他唱首好听的歌,于是宋小朋友不负众望立马赢下一局,副队非常耿直唱了一首《弹棉花》,还是特别深情笑不出声的“半斤棉弹成八两八哟”,犹为不可思议的是队长也会在跟着哼。


再玩到中途,林前辈终于正儿八经的唱了一首《饿狼传说》,激动地连副队都为他摇铃打call,据郑乘风前辈说,曾听到某方姓职业选手和林前辈合唱过《死性不改》,两人且唱得粤语标准程度令黄少天臣服,而两人沉于其中的代入感让喻队这种大水瓶座都称赞一嘴。


而张佳乐前辈之后接过话筒,以非常标准且沉醉动听地音色唱完一曲《fly me to the moon》,还是坐在摇麦前抱着话筒唱的,据副队讲张佳乐前辈喝醉以后可以和某狂剑士一起唱《心雨》和《纤夫的爱》。


后来韩队玩骰子输了,拉着副队陪他唱了一首《神话》,最让宋奇英难以一时接受的是,他俩唱的是电影原声,副队唱得是金喜善的部分,全程男中音标准韩语,而且和音部分还互不影响。


白言飞和郑乘风输了一局不得已合唱了一首《敖包相会》,小白前辈的一声“十五的月亮~”让宋奇英吓得抖了半杯鸡尾酒出去,再一看郑乘风前辈也笑得趴在沙发上接不下去了,可是等着女声字幕到时,郑前辈立马起身故意比着兰花指开唱“如果没有天上的雨水~”。


转眼一瞧副队已经窝在韩队怀里笑得喘不过气了,韩队也是压眉抖着肩,而张佳乐前辈是躺在排球桌上滚着台球笑,林敬言前辈是非常贴心的把店里的摆盘鲜花折了一支放在了郑乘风前辈的耳朵边上。


 


到十点,韩队在给副队剥桔子,副队在玩手游,蒋游唱了一首《斗战神佛》而紧接着是张佳乐前辈来了一首《小幸运》,宋奇英实在忍不住忧心地问了林敬言前辈:“前辈,为什么老感觉张佳乐前辈失恋了,他唱得歌除了第一首感觉全是忧伤的。”


林敬言非常大哥地揽过宋奇英的脑袋,说:“你宁愿相信明天会中千万彩票都不要相信他会失恋,他只是气质比较符合这些歌,比如我就适合些比较直白的歌,等着哥待会儿再给你唱一首《蒙拉丽莎》,对了……你去单独求副队唱《melody》,要不他要作怪去唱什么《咋们屯里的人》,还有队长的《雨一直下》也非常好听,你去说你要听没听过,他们就会唱。”


于是宋小朋友非常诚恳地去说自己要听副队唱《melody》以及要听队长唱《雨一直下》,结果是让小朋友如愿以偿,只是听队长临唱时冷着脸说:“我两个又不苦情还让我们唱这么苦情的歌。”


而小秦前辈听着副队的《melody》一直嚷嚷他要也爱副队一辈子,如果是女人要嫁给他,而白言飞前辈在旁边怼他:“上次副队唱你也这么说,然后就被队长逼着玩骰子吹下三瓶啤酒。”


这么一闹之后,屏幕上放着歌再没人去唱,打台球的三人沉迷在自己的输赢之中,而正副队长继续玩手机,其余人便组成了一只“玩骰子输了就要去给正副队唱歌”的“邪教”,输了的那个无论队长怎么瞪都必须把歌唱完,每个人先定好曲目,张佳乐说去唱《猛男日记》,林敬言说去唱《爱情的骗子我问你》,白言飞说去唱《痒》,秦牧云说他去唱《药别停》,而郑乘风说对着韩队一定唱完《好想好想》,轮到宋奇英说了好几个都没被认可,后来张佳乐给定了一首《要抱抱》忽悠宋奇英说不会唱也没关系,反正很好学,随便跟着唱几句。 


这边在玩骰子定输赢,而那边副队已经沉嗓子开始唱他睡前最后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反正也不是唱给他几个听的,所以多的观众也不需要。


理所当然,最后是宋小朋友输了,他接过副队的话筒说要给这正副队长唱一首歌,非常不好意思的说:“前辈帮我选的这首歌,让我必须唱,我可唱不好。”


张佳乐去点歌然后播放出来。


副队本来在微笑鼓掌说“没事”,可刚听到第一句就皱起了眉,然后冲过去按了切歌,对宋小朋友说:“不唱了,要不要早点休息谁一会儿好一起跨年,一起去刷牙。”


小宋同学非常听话地跟着副队一起去洗手间洗漱,而副队路过那群玩骰子的人面前时甩了个非常明显的眼刀子过去。


秦牧云抱着白言飞开始哭:“我就说我不是亲生的,上回我输了去唱《带枪出巡》,副队是微笑着挥荧光棒让我必须唱完,我不活了!”


白言飞非常配合小戏精说:“谁让你唱的时候已经年满二十,如果你年龄小点副队也会拖走你的。”


“都是你们选的歌,欺负我年少无知,你们要赔偿我!”


林敬言非常体贴的过去揪过秦牧云说:“他们没让你去唱《我是你的谁》可能已经格外关照了。”


 而后玩台球的一波,看电影的一波,继续玩骰子的两三个,而宋小朋友学着副队盖着衣服在沙发上睡觉,不同的是他没人型腿枕。




快到零点时,宋奇英先醒过来,听着有人在唱《一路上有你》,然后这人在零点前十秒钟去腿上人耳边哄醒说:“新年快乐。”


宋小朋友看得有些发呆时,被这人抬头蹙眉送了一句“奇英,新年快乐”。


宋小朋友欣喜地回了“谢谢队长,新年快乐”之后,看林敬言前辈和张佳乐前辈还在给人打跨年电话。


在举杯之前,宋小朋友对副队说:“队长给您唱了一首《一路上有你》,您没听到,很好听。”


“不是给我的,是唱给我们霸图的。”副队说完把酒瓶轻靠了一下奇英手上的酒瓶。


屋里一时间只回荡着新的一年这只战队对冠军的信心。


 






9.宋奇英第一次在队员的陪同下过生日




林敬言前辈虽然退役,但仍旧过来Q市陪着某从苏黎世参赛荣归的选手度假,当日特地单独前来赶了个热闹,八个人一同去吃烤肉,可烤肉是两四人桌并列,共两个烤盘。


小秦前辈仍然喜欢照顾他队里唯一的小后辈,提醒宋小朋友:“吃烤肉要挨着林敬言前辈坐,放心,他这次没空拍颜艺。”


宋小朋友非常明白的点点头,经过一年他已经知道秦小前辈的话是一定要听的,非常有道理,可是没想到队长直接拽着他坐到了队长身边的位置,而副队坐去了队长对面,并且招呼秦牧云坐到了宋小朋友的对面。


于是寿星这桌相对安静地等副队烤肉分碟,而另一桌由林前辈执烤,全桌都是调笑闹嚷声。


张佳乐前辈:“老林,你烤肉手速行不行啊?我吃了上口没下口的。”


白言飞前辈:“林前辈,我好饿啊,我要牛舌!”


郑乘风前辈:“林前辈,我要饿瘦了,上点五花肉吧!”


林敬言前辈:“就特么知道吃又不动手,上那么多在烤盘上,你们以为炒菜,谁再在我说‘能吃了’之前动筷子夹肉,我出门就是一板砖。”


宋小朋友听着发笑,觉得自己所在的这桌蛮好的,烤肉节奏适中,入盘份量均匀,每片肉和没块蔬菜味道都很好,只是秦小前辈时常去抢邻桌的烤肉来玩。




当宋小朋友高兴地回到宿舍半小时后,他被微信信息邀请去了队长寝室,以为有特殊礼物的宋小朋友有点忐忑,然后他进屋听着副队微笑宛然说:“上回还欠我们一首《要抱抱》,今天成年了,唱吧!”



评论
热度(736)

© 微波倦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