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倦海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架空】精英之路(张佳乐篇)

蛋蛋中毒的黄初:

本文为《共和国之剑》系列番外,每人一篇,不定时更新。

同系列戳 → 周泽楷篇

内容来自各种军事报道,他们每一个人身后都有许多位共和国军人作为原型。有夸张,但都是在事实基础上的夸张。

本章是乐乐篇,一个得意洋洋的牛逼炮手。

相关章节:目录   乐乐设定   崽子乐乐


1

唐昊第一次跟随张佳乐出任务时,才知道自个儿小舅舅除了开武直和捣鼓炸药,还精通远距离狙击与单兵火箭筒操作。

彼时,小队正追踪一辆满载违禁物品的卡车。

几日枪战下来,弹药已经极其紧张。又一场枪战后,卡车失踪。张佳乐给队员们分配搜索任务,自己则带着唐昊、邹远行动。哪知正和其他成员暂时失去联系时,卡车突然出现,朝着国境线狂飙。唐昊提议突上去直接干,邹远说还是请求补给吧。张佳乐脸上涂着油彩,抹一把汗水,说:“等补给到了,人早跑出国境了。”

唐昊急道:“所以直接上啊!”

“上?”张佳乐斜他一眼,“数数你还有几颗子弹,送人头吗?”

“那怎么办?看着他们出境?”

“慌什么,我有办法。”张佳乐摸到身边的迷彩尼龙袋,拉开拉链,唐昊凑上一看,蹙眉道:“这是什么?”

“这都看不出来你他妈怎么通过考核的?”

见张佳乐发火,唐昊缩了缩脖子,心骂道:都拆成一堆零件了我怎么知道是什么?还有我怎么通过考核的你不知道?我们第一任教官难道不是你?

张佳乐蹲在地上组装零件,见两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怒道:“看我干什么?注意目标!报距离!”

邹远立即拿起测距仪,喊道:“600米!”

“小声点儿行么?”张佳乐无奈地刮去一记眼刀。邹远冷汗直下,“他们越来越远了!”

唐昊渐渐看出,张佳乐正在组装的是一个80火箭筒。

80火箭筒属于重型单兵武器,体积大,重量大,虽威力惊人,但准度较差,携带不便,少有特种军人会将它带在身上。

而张佳乐不仅带了,为了不引人注目,还拆卸成面目全非的零件,直到大敌当前,才临阵组装。

不到10秒,零件已成夺命的利器。张佳乐将80火扛在肩头,透过光学瞄准镜冷冷地看着飞速逃离的卡车。

一声巨大的震响,火箭弹应声飞出,800米开外,卡车被包裹在熊熊烈火之中。

时间刚好,分毫不差。

唐昊想起,张佳乐某次回家时,右肩的皮肤和其他部位完全不同。

不知是被磨伤,还是烫伤。

 

2

一中队的队员说,如果只看脸和气场,张佳乐是队上与火箭筒最不相配的人。

80火口径8厘米,扛在张佳乐肩上怎么都觉得不对。

然而每次分配任务时,组上的火箭筒操作手都是张佳乐。

没办法,谁叫一中队挑不出一个比他更厉害的炮手。

唐昊问孙哲平:“连你都不是他对手?”

孙哲平说:“我?我差得远。”

唐昊不信,“不会吧?远是多远?”

“邹远?”

“……”

孙哲平笑:“如果他让我练的话,我肯定比他厉害。但他不让我练啊,说什么要捍卫一中队第一炮手的荣光。”

唐昊咧嘴,心道:靠!张佳乐真小气!

3

张佳乐的小气在于:我一个人就能吃下来的苦,为什么还要分你一半?

操作火箭筒的训练极其艰辛。首先得是一等一的射手,然后得用笨重的火箭弹打出子弹的精准度。

入队之初,张佳乐和另外几名参加火箭筒训练的新人一起,上午进行常规训练,下午和晚上进行专项训练。每晚回到宿舍,都累得无法动弹,连身上的橡胶隔离衣都得孙哲平帮着脱。

孙哲平第一次帮他脱下隔离衣时,眉头就皱了起来。那身体处处是紫红的淤痕,皮肤像超时泡澡般起皱。问他怎么了,他轻描淡写地说:“哦,天气热,老大要求我们以实战状态练习,一直裹在这隔离衣里,浑身是汗,热气散不出去,就这样儿了。”

“淤痕是怎么回事?”

“摔的。”

“……”

“跳坑啦翻墙啦,就跟咱过障碍差不多,不过负重太大,这身衣服又碍事,就老摔跤老摔跤。”

孙哲平心痛得很,轻轻一按淤痕就见他皱眉,只得转换话题,“洗澡去,你看你这一身。”

“等会儿去,动不了了。”张佳乐闭着眼,跟献宝似的抱怨道:“你猜我今天闷在里面体表温度多少?我测了,45度!靠!乐爷简直是火焰山来的,孙哲平你不服都不行!”

孙哲平叹气,干脆打开一盆水,替他擦脸擦身子,挨着淤痕时格外小心,生怕弄痛了他。他偏不让人省心,碰着就喊,听得孙哲平一惊一乍的。

不过,张佳乐也就跟孙哲平示示弱撒撒娇,第二天回到训练场上,劲头比谁都猛。摔倒立即爬起,扛着火箭筒跑得跟百米冲刺似的。

4

但是,张佳乐勤奋是勤奋,姿势却有不小的问题,稳度也非常低。

带训的前辈经常单独跟他讲姿势,他每次都乐呵呵地听着,轮到自己做时却怎么也做不好。

前辈说,做不好就换人!

他不笑了,扛着火箭筒在炽热的沙地跪了一下午。

跪姿是最稳定的火箭筒发射姿势,对腰部、手臂、肩背的力量要求高,他虽有肌肉,却说不上强壮,扛着火箭筒总会时不时地晃。

前辈罚他半蹲,后背紧贴在墙上,双手平举,每次必须蹲上半小时。

他心里骂着前辈不是人,脸上却露着从容的笑。

一天,孙哲平等人训练结束路过靶场,就见他紧咬双唇半蹲在墙边,浑身颤抖,面色苍白,地上湿了一片,全是滴落而下的汗水。

前辈说,他已经蹲了一个小时了。

回到宿舍他就喊着腰酸背痛腿抽筋,孙哲平耐心地给他按摩,时不时嘲上一句:“尽知道在人前逞威风,现在怎么萎了?继续牛逼啊!”

张佳乐是挺牛逼的,孙哲平还忙着给他擦身子上药,他就抱着枕头打起了呼。

打实弹之后,张佳乐就更可怜了。右肩皮肉全给磨破,晚上上药包扎,第二天连着绷带一起磨得血肉模糊。

孙哲平看不下去了,他却装逼道:“我觉得也不是很痛啊!”孙哲平看着他那欠揍的表情就气,隔着绷带轻轻拍了一下,骂道:“痛不痛?痛不痛?”他差点痛出眼泪,红着眼眶说:“孙哲平!爪子贱是吧!”

5

3个月后,炮手张佳乐出师了。考核成绩,他是所有学员中最优秀的,称体重时,他却是最轻的一个。

前辈笑他:“你的身体其实根本不适合练火箭筒。”

他毫不客气地回应:“不适合也能练好,说明我牛逼!”

张佳乐的牛逼不仅在于能将火箭弹打得跟子弹一样精准,还能带着一包“散货”上战场,两三下装好,装好就开火。另外,因为拆弹装弹时有时需要穿笨重的防护服,枪没法像平时一样贴在脸上,瞄准极其困难。他在经年累月的练习中琢磨出一种“视觉歪斜”的瞄准方法,愣是戴着罩脸头盔也能正中十环。

据说,这一招就连周泽楷和苏沐秋都甘拜下风。

于是,一中队副队长更牛逼哄哄了。

6

张佳乐曾在一起行动中陷入弹尽粮绝的困窘,很多人都认为他回不来了。孙哲平却说:“他会坚持下来,他一定会回来。”

同伴问:“你怎么知道?”

他说:“因为我在。”

后来,张佳乐真的回来了,带着满身伤痕,带着一中队第一炮手的荣光。


------------------


最后这个对话来自去年参与天津BZ抢险的两位防化军人,算是战场上的兄弟情吧,原话有改动。他们接受采访时特别朴实,记者问你为什么确定他会坚持下来,其中一位就说“因为我在啊”。

 

《我讨厌你》8月26日晚上7点开始预售,本宣 →   预售 → 

日天日地&为战余本 → 




评论
热度(486)

© 微波倦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