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倦海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并驾齐驱/甜饼 (短篇完结)

Maxmax:

之前说的赛车梗终于完成了。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国庆多发小甜饼。


对于F1赛车了解不多,哪里有不对请小仙女们不要太在意。


爱你们!






1.


 


 


赛道两旁人声鼎沸,欢呼声,喝彩声,还有......


“他妈的张继科又吃错药了是不是!”


肖战掐着腰在检修点骂娘。


“师傅,注意影响。”


“去他娘的影响,你说说他跑的是个什么鬼东西,每次碰到马龙他就这个德行。平时对上别人直线车轱辘都能跑飞,你再看看现在,这是比赛,他开着车给我绕圈兜风呢!”


绕圈兜风的张继科没有一点自知之明,他看着前面飞驰的赛车提不上劲儿。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碰上马龙他都这个样子,自己都有些郁闷。


最近两年,他和马龙都处于上升期,风头正足。


两人擅长的跑法不同,各有千秋,加上年纪相仿总被媒体被车迷拿来比较。


一来二去的张继科就开始关注起马龙。


马龙被称为弯道小王子,实打实的技术流,风格沉稳娴熟,各种赛道都能拿到出色的成绩。


而张继科恰好相反,被誉为直线小霸王的他自称速度流,没有马龙稳却比马龙狠,因为在直线部分的出色表现得此别名。


不是吹,在直线上能赢他的人寥寥无几。


可是他的性子慢热,激动起来敢拼敢冲气势惊人,但真的哪天比赛提不上劲儿,结果就和现在一样跑倒数的时候都有。


车子驶回检修站,张继科大老远就看见肖战闪亮的秃头。


耳机里方博儿幸灾乐祸的声音传了过来。


“科哥你惨了,这次师傅说非要把你碰见马龙就怂的毛病给治治。”


“卧槽,师傅至于吗,我又不是每次碰见马龙都输给他,不是也赢过几次。”


“得了吧,你跟马龙交手那么多次,就赢了两回,两回还都是因为他车出了毛病。师傅刚刚给协会主席打电话来着,好像是因为你的原因,你做个心理准备哈。”


“呀呀呀,方博儿,博儿,你..”


耳机那头已经没了声音,张继科心里愁得不能行。


要单是被他师傅折腾那就算了,再加上个协会主席,主席那个胖子总是看他不顺眼,不就是赢了比赛有过激举动嘛,至于总是盯着他下狠手嘛。


怀揣着小小的不安,张继科从车里钻出来。


肖战一改方才的暴躁脸上挂着慈善的微笑,身边站着的方博儿也挂着慈善的微笑。


张继科移开视线去看捧着爆米花吃得正香的樊振东。


果然小孩脸上的表情是满满的同情。


小胖还是这么的藏不住事儿。


“继科儿啊,你赶紧回去收拾收拾东西...”


“师傅不是吧,我就输了一场分站比赛你难道要把我赶出车队?”


“对,要把你赶出车队!”


肖战摆摆手很敷衍的样子。


 


 


 


2.


 


车子驶回检修点,马龙摘下头盔呼吸新鲜空气。


“小雨,人都去哪儿了?”


放下头盔拉开队服透气,马龙接过周雨递来的水边喝边问。


“昕哥他们一看又是你跟张继科争冠军都说没悬念提前回队里了。”


“龙哥你收拾一下我们也回去吧。”


马龙应了一声,“你等我会,我去收拾一下。”


沿路跟检修点的车队伙伴打了招呼,马龙拿了衣服去换。


自家车队的人都在讨论刚刚的比赛,说的最多的名字恐怕就是张继科。


提起这个人马龙是看不上眼的。


就算他目前发展很好,拿的冠军和自己不相上下,可他那种过于张扬不羁的性子马龙总是喜欢不起来。而且总觉得每次他跟自己的比赛都不认真,这种不尊重的表现让马龙对他的印象更差了。


之前开玩笑般的跟熟悉的哥哥提起过这件事情。


哥哥说,是不是上次他赢了比赛撕衣服吓着你了。


说到这里马龙更不乐意了,你说赢了比赛就赢了呗,你撕什么衣服,不过他也挺精明的,队服不好撕,专门扒了队服的上衣把里面的衣服撕了。行,你得了冠军你牛逼,你撕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马龙心里可不这么想。


他与张继科就像是两个极端的存在,能没有交集那是最好的。


起初车队的哥哥们还会旁敲侧击让马龙跟张继科做个朋友,后来见马龙一直不冷不热也没人再提起来。毕竟温润如马龙,也从来不肯轻易推翻自己对一个人的初印象。


他觉得,他和张继科不是一路人。


换好衣服出来马龙招呼周雨走人。


颁奖仪式安排在下午,因为上午场地还有比赛,马龙看了眼表不紧不慢的钻进保时捷里发动车子。


车队基地距离比赛场地很近,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


平日里大厅都只有前台,冷冷清清,今天一反常态围了一圈的人。


他和周雨下车凑过去老远看到许昕的大高个。


马龙伸手把他揪出来,立刻又旁边的人重新堵住那个缺口。


“干嘛呢!好不容易抢的....师兄?你回来啦。”


“里面谁啊,这么受欢迎?咱们车队来新人了?”


许昕笑的挺诡异,“还真是来新人了,不过这个新人....也不是新人。”


这关子卖的....


耐心消磨光,马龙推开层层人群挤了进去。


首先看到的是秦志戬不太乐意的表情,还有旁边的协会主席,再有就是站在他们面前却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哎,龙仔来了。”刘主席兴冲冲的朝着马龙摆手,“来来来,龙仔,好坏你是队长,是哇,以后多担待着点新人,他刚来,啥也不懂,是哇,你多照顾,帮他克服困难。”


马龙正在被是哇是哇洗脑,没怎么听进去刘国梁的话。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秦志戬沉着脸开口,目标自然是一脸和善冲着马龙笑的刘国梁。


“行行行,下不为例。唉,都是老朋友了,是哇,你也体谅一下老肖,他也不容易,是哇。反正就一个月而已,你就当队里来了个新队员可劲儿折腾,是哇,老肖说了只要让他跟着马龙,其他随便使唤。那人我就放这儿了,我还有个采访得先走了。龙仔,交给你我放心!”


语毕刘主席就挤开人群走了。


秦志戬看了一眼那人心烦的摆摆手,“都散了散了,别搁这儿看热闹,事儿多着呢,上次被昕子撞坏的车修好了吗,过阵子比赛就要用了,到时候过不了检我再跟你们算账。小远别老是学着看热闹,去跟周雨试车去。”


等熙熙攘攘的人散的差不多了,秦志戬才指着自己面前的人给马龙介绍。


“龙仔,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你来带他。你只用全天让他跟着你就行了,干什么你说了算。坚持一个月就解放了,我相信你可以。”说完抬手在马龙的肩头拍了拍,叹着气转身去监督赛车的检修了。


那人穿着简单的牛仔裤,黑色T恤,背包甩在一边的肩膀上朝着秦志戬的背影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来。


“你好,马龙,以后..请多关照。”


“张继科?!!!!”


马龙惊呼出声。


 


 


 


 


3.


 


 


张继科不讨厌马龙,反而他还挺喜欢马龙。


当被师傅单方面赶出车队的时候他还小小窃喜了一番。


“师傅,师兄一点都不难过的样子。”


樊振东看着张继科手脚麻利收拾东西,完全看不出往日里懒洋洋的瞌睡大魔王状态。


这....似乎有哪里不对啊。


肖战很惶恐。


张继科可别被马龙勾搭过去真的不回来了。


“张继科!你可别误会啊,你就待一个月知道不!一个月后你就给我滚回.....”


留给肖战的是张继科法拉利风骚的车屁股还有一堆黑烟。


看看看,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徒弟有什么用!


“小胖啊,咱们车队以后就靠你了。”


肖战语重心长的看着樊振东,伸手捏了一把他脸上的肉。


“胖儿啊,别吃了,回头卡在座椅上下不来就丢人了。”


“师傅.....”


樊振东欲哭无泪,师傅好毒舌啊,都不能愉快的吃零食了。


 


 


 


4.


 


 


来到新车队的张继科心情莫名的好。


距离他不远处,马龙正在试车,长腿先迈进车里然后身子也跟着钻进去,狭小的空间里他还是那样的从容不迫,似乎正在进行的不是野性十足疯狂刺激的赛车,而是坐在宽敞礼堂的一场论辩。


这就是马龙的优势,也是劣势。


当所有人处于一种亢奋状态的时候,唯有他能够保持平静判断局面做出正确的抉择。可赛车总是需要一些刺激一些大胆,马龙赢在这里,也输在这里。


“陪他跑一圈?”


一旁的秦志戬突然扔给他头盔指着停放在马龙旁边的那辆车开口。


张继科没有犹豫,套上头盔上了旁边那辆车。


这场对弈来得突然,吸引了车队不少人的目光。


大家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围在不是很宽敞的赛道旁观赛。


赛车发动起来,声音震耳欲聋隔绝了旁边人的声音。


马龙看了一眼张继科,握着方向盘的手稍稍用力,脚压着踏板感受着引擎带来的动力。


当开始的信号发出,两辆车几乎同时窜了出去。


这是车队的练习赛道,先是长长的直线然后连续弯道最后一段直线结束。


平日里试车并没有今天的紧张感,小小的赛道竟然让张继科热血沸腾起来。


速度提得很快,一开始他将马龙完美压制,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连续弯道。


马龙的弯道技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水平,加上这里是他们车队的练习赛道,平日里不知道跑过多少次,很快他就在一个急弯超车夺回了领先位置。


看着前方的车辆,张继科仿佛回到了F1的赛场上。


每每当马龙领先的时候,他总是没办法踩下油门跑出他该跑的速度,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警戒什么。


最开始,他和马龙都还是新人。


跟在一群前辈的车后努力缩短时间,努力提高名次。


后来张继科在某次比赛中夺得头筹,渐渐的闯出名号,而马龙还在努力的寻找自己的位置。


大约过了一年,两人终于在先头车队汇合,开始争夺冠军。


马龙的稳,张继科的狠,各有千秋互不相让。


可时间久了,不少人都发现,张继科面对别的车手那种拼劲儿在面对马龙的时候就打了折扣。甚至连弯道超车他都不会贸然进行。


还记得有一年他因为在内道不顾后果强行超车导致被他超车的前辈退赛,为此还大打出手,接受采访时,张继科很是狂妄,他说赛车比的就是胆量,谁先害怕谁就输了。跑道只留给真正的强者。


真正的怂包张继科跟在马龙屁股后面跑完了全程。


车子停稳后,两人同时下了车。


“我还以为会有反转呢,科哥,你最后怎么不超车啊,龙哥都给你留位置了。”周雨在一旁插嘴。


马龙摘了头盔拨弄着湿漉漉的头发,刘海有些长了放下来都能遮住眼睛。


“试车而已,这么认真干嘛。”


“张继科,作为一个车手,你应该认真面对每一次起跑。”


马龙说完不再看他,头盔扔给林高远离开了赛道。


张继科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听周雨道。


“科哥,龙哥最烦别人说这种话了。龙哥是个很认真的人,你以后别拿比赛开玩笑了。你没发现他不太喜欢你吗?”


“发现了,我们几乎没有交流,就算媒体把我们称作天生的对手,他也不至于对我这种态度吧。”


这一点上张继科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马龙这么讨厌他?


“龙哥觉得你跟他比赛没有认真起来,他认为你在故意让他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你没有尽全力。所以他不太喜欢你,觉得你不尊重他。”


 


5.


 


 


马龙拉开保时捷的车门坐进驾驶席,刚刚落座副驾驶席的车门也被人拉开,张继科一脸坦然的坐稳身子关好车门。


“你....”


“虽然上次比赛输给你了,我好歹也是第二名,颁奖礼需要出席。”


张继科的理由很充分。


懒得跟他多费口舌,马龙按下中控锁发动了车子。


作为一个F1赛车手,开车对他来说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换做张继科平时开车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可是再看马龙,虽然也是单手操控方向盘,但是他的眼睛透漏着严肃和认真,完全没有觉得身为一个F1赛车手就很牛逼轰轰的感觉。


这个人和自己,还真是不搭啊。


张继科心里默默的叹息。


两人一路无言,眼看快要到地方了,张继科憋不住先开了口。


“其实...我没故意让你,真的。”


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起这个,马龙扶着挡杆的手一分神居然拉脱了。


车子发出抗议,嗡嗡作响。


犯了低级错误的马龙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就在他手足无措大脑空白的时候,握着挡杆的手被另一只手掌包裹住,张继科的声音在狭小的车厢里又低沉了几分。


“踩刹车,好...松”


档位快速转换,张继科很自然的收手目视前方。


可是眼睛却时不时瞄向后视镜,马龙的脸好像红了一些。


皮肤太白也不好,脸红了都藏不住。


张继科不点破,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6.


 


 


 


第二天马龙休假,一大早家门就被人敲开。


张继科还是那副打扮不请自来。


“你手机打不通,早上皓哥给我打电话说临时有个赛车活动邀请你出席让我来接你。”


“活动?”


“嗯,有个赛道启用,算是私人会所邀请了不少的车手助阵办友谊赛,奖金不菲。”


这种活动是常事儿,马龙没细问,指着沙发让张继科先坐会。


“我去洗漱。”


“哦。”


马龙进了主卧,张继科走到落地窗旁拉开窗帘。


阳光照进来有些刺眼他抬手挡了一下,然后细细打量着屋里的布局。


彷佛按照马龙的性子量身打造一般,所有的摆放,所有的物品,有棱有角,规规矩矩。


马龙的动作很快,不过二十分钟就收拾完毕,两人一起出了门。


停车场,保时捷和法拉利并排停放。


“跟着我吧,地方不好找。”


张继科说完拉开车门钻进去。


法拉利缓缓发动,身后跟着保时捷。


张继科开的速度不快,偶尔从后视镜看看后面的马龙。


心里说不出的奇妙,原来跑在他前面的感觉这么好。


车速渐渐加快,在一个黄灯的路口,张继科竟然将马龙甩到了后面。


大约过了两个路口,保时捷重新跟了上来。


张继科重新提速,不过这次有了准备的保时捷也跟着提速。


两辆车在马路上穿梭,互不相让。


就这么一路来到了活动的赛道。


因为是平常的赛车,不是方程式那种正规比赛,赛道上停放的都是普通的赛车。不少车手都开来了自己的爱车暖胎做准备,突然一辆法拉利拉风至极的闯进赛道触发了计时器。


“这不是...科哥的车吗?”


同时被邀请的樊振东咬着棒棒糖说道。


话音还没落又是一辆车疾驰而过跟上法拉利消失在赛道直线尽头。


背对着樊振东的周雨吓了一跳。


“这不是龙队的车吗?”


都听到了对方的话,两人同时回头对上视线。


 


 


7.


 


 


马龙抿着唇,表情十分严肃。


右手快速变换档位,保时捷极速驶入赛道跟上了前方的法拉利。


法拉利却稍稍减了速度。


车窗迎风降下,马龙也降下副驾驶的车窗。


“下一圈开始,三圈定输赢,如何?”


“.....”


“我突然想认真跟你来一场了。就当是以前没能认真跟你比的道歉吧,马龙,我似乎找到了想赢你的念头。”


“好!”


说完车窗同时升起来。


然后马龙踩下油门超过了张继科熟悉赛道。


一圈儿过去,赛道旁的车辆居然都主动为他们腾出了位置。


马龙刻意放慢速度,两辆车同时冲过起跑线。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信号灯也亮了起来。


“真不好意思啊,刘总,打乱了您的试跑比赛。”


王皓满是歉意。


“千万别这么说,他们两个比赛就是最好的热点了。想不到,这种好事被我碰上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各个大屏幕上面。


那里打出了马龙张继科的名字,和名字后不停流逝的时间。


马龙觉得,这才是他跟张继科之间真正的比赛。


骨子里就对胜利的渴望全数涌出来,张继科从没这么想赢。


他想要跑在马龙的前面,那种感觉真的太美妙。


油门踩到底,张继科领先进入弯道,因为速度过快蛮横的过弯让他的车身稍稍偏离最佳路线。而相比之下马龙的过弯技术就流畅许多,完美的按照最佳路线疾驰,没有一丝偏离。


大屏幕下许昕笑道,“这才是张继科啊。”


“对啊,之前跟龙仔跑都跟小姑娘似的,不给力。这种啥也不管就是干,才是他的特点。”


秦志戬难得露出笑容。


“没想到跟在龙崽身边这么快就悟出来了。”


其实秦志戬之所以答应张继科来自己车队折腾,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肖战着急自己徒弟,他又何尝不是。马龙看似很稳,不用他操心,可是也有自己的弱点。他不够拼,缺点疯狂的劲头。


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太稳的马龙会面临自己的瓶颈,难以挣脱。


就在这时张继科出现了,秦志戬算盘打的正好。


性格和特点完全相反的两人,就像是各自的镜子,映照出的对方,恰巧是自己缺少的那部分。


 


 


 


8.


 


 


 


看着前面飞驰的法拉利,马龙的心中居然燃起了从未有过的兴奋。


有一次卡着他的失误想要从内道超车被挡下来,他冷静的变换档位继续跟在张继科的后面寻找超车的机会,不急不躁。


第二圈经过连续弯道的时候,终于被马龙钻了空子从内道成功超车。


车轮碾压缓冲带,车身连续颠簸最后稳住。


“继科真行,没被马龙带跑倒是把马龙带跑了....”


肖战看着大屏幕嘴角带着笑容,似乎很满意这个结果。


惊险超车的马龙有些意犹未尽,浑身上下都叫嚣着更加过激的行为。


保时捷加速领先进入了最后一圈。


“师傅,师兄刷新自身纪录了。”


许昕指着分析出来的数据开口。


“他过弯的速度变快了。以前为了求稳总是保持在入弯最佳速度上,这次一圈比一圈快,要是多让张继科给他当陪练,估计还能更快。不过在直线上他还是越不过张继科。龙仔加速换挡的衔接没有张继科顺,所以提速时间长,直线是追不上张继科的。”


伴随着秦志戬的话,身后人群开始骚动。


“卧槽,张继科是不是人。”


“直线小霸王真不是白喊的。”


“试跑第一天就出现这种数据,短时间内都不会有人能打破了。”


“这赛道他们是第一次跑吧,不愧是F1的选手。”


最后一圈儿,张继科依旧领先入弯。


可是弯儿还没过完,保时捷就加速在外圈超车保住了领先位置。


张继科笑笑,油门又下压几分。


车子跟在保时捷后伺机而动。


最后一圈了,一个想要保住领先,一个想要找时机超车。


两人的精神都持续紧绷,谁都不想松口。


眼见着弯道马上结束,法拉利跟的很紧,马龙觉得身上血液翻腾着热起来。


冲出弯道后两人同时加速。


胜负即分。


张继科以半个手掌的车距赢了马龙。


“赛车真好玩啊。”


车里的张继科笑着跟在马龙的车后做缓冲,却没了往日跟在他车后的那种感觉。那种束手束脚,放不开的感觉完全消失不见。


他笑着自言自语。


两辆车进入检修区挺稳,马龙先下了车。


他的眼睛一改平时看张继科的嫌弃,变得亮晶晶的,出口的话都没了半分的稳重,“继科,我输了,你很厉害。”


感染了他的情绪,张继科笑着朝他伸出手。


“一场普通的比赛证明不了什么,下一次,我会在F1的赛场上,真正赢你。”


两手握在一起,一黑一白。


他们对视而笑。


 


 


9.


 


 


“张继科!!!”


“师傅,别喊了,科哥又去找龙哥了。”


“不是都让他回来车队了他做什么整天往别人车队跑!”


方博叹着气。


“科哥说了,要好好跟龙哥交流感情,让我们不要打扰他。说是比赛的日程龙哥都通知他了,开会啥的直接跟着龙哥他们车队一起。让我们不要担心他。”


“我要把他逐出车队!!!!”


肖战气的大吼。


“可别啊,师傅。科哥巴不得你赶他出去呢。”


樊振东急忙提醒自己师傅。


 


 


 


10.


 


 


“继科儿,你一直待我们车队好吗?”


马龙很担心,虽然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担心这种事情。


“哎呀,龙,我都说了没事没事,我师父整天赶着我来。你今天不是说教我连续过弯的方法吗,走走走,我们去赛道。”


被张继科拉着走,马龙立刻去捂他的嘴巴。


“小点声,被我师傅听见了该说我了。”


马龙想起师傅早上的叮嘱。


“龙仔,让张继科教教你直线技巧,你提速的时候档位衔接不如他。还有,你学他的,可别让他学你的,过弯啥的不能指点他啊,让他自己琢磨去。实在不行,给他瞎讲也行。听见没。”


“听见了,师傅。”


要是让秦志戬知道马龙这么认真的教张继科过弯,非气出心脏病不可。


马龙决定一定要瞒着自己师傅。


一旁的林高远跟许昕告状。


“昕哥,龙哥现在都不指导我了,整天跟张继科两人练习。”


许昕拍拍林高远的肩膀,“傻孩子,去学学小雨吧,早就开始自力更生了。你龙哥靠不住啊,靠不住。”


靠不住的马龙透过厚重的头盔看了一眼与他并驾齐驱的人,眼中全是笑意。


两辆车沿着笔直的赛道冲向落日的方向。






END。(或许没了)

评论
热度(1185)

© 微波倦海 | Powered by LOFTER